上海天天彩走势图200期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消防現場>戰術研討

劉賦德:信息化條件下“實戰型”全勤指揮部建設探析

2014-11-27 15:37

來源:總隊   作者:劉賦德 新浪微博分享 轉帖到開心網 分享到網易微博 0人參與

   習近平主席明確指出“現代戰爭需要高效指揮體制”。隨著信息技術的迅猛發展和廣泛應用,作戰指揮領域正在發生革命性變化。把實戰指揮能力作為戰斗力提升的“突破口”,是戰斗力生成的內在規律和客觀要求。全勤指揮部是消防部隊的作戰指揮機構,是整個滅火救援作戰體系的核心和關鍵,必須加快信息化條件下“實戰型”全勤指揮部建設,以指揮理念、方式、手段的轉變,指揮模式、機制、體系的創新完善,指揮處置程序的規范專業,催生新的戰斗力,為打贏現代消防滅火救援實戰嵌入制勝基因。

  一、深刻認識全勤指揮部面臨的形勢和挑戰

  隨著經濟社會快速發展,消防安全致災因素持續增多,滅火救援指揮處置難度不斷加大,全勤指揮部工作形勢之嚴峻前所未有。

  (一)滅火作戰指揮面臨新考驗。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我國仍處于火災頻發的高危期,新材料、新技術、新工藝大量使用,導致火災撲救難度和風險激增。尤其是特大城市、大城市人員密集,高層、地下建筑和大型商業綜合體結構復雜,大型石化企業紛紛上馬投產,地鐵、輕軌和長隧道、特長隧道等工程設施“井噴式”建成通車,建筑工地、“三邊”工程、“三合一”場所、寺廟、村寨等耐火等級低,極易引發群死群傷和重特大火災事故,滅火指揮難度大、風險高、責任重。近年發生的大連中石油油庫爆炸火災、上海膠州路高層住宅火災、四川瀘州摩爾商城爆炸燃燒事故、深圳榮健農批水果市場火災、云南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火災、廣東韶關京港澳高速寶林山隧道炸藥運輸車追尾火災等,無一不具有“參戰力量多、撲救時間長、處置難度大、安全風險高”等突出顯著特點,打大仗、打惡仗、打硬仗成為全勤指揮部時刻面臨的新考驗。

  (二)應急救援指揮面臨新挑戰。近年,全球氣候變化和地質運動處于新的活躍期,地震、臺風、洪澇、泥石流、暴雨、干旱等自然災害和化工、交通、垮塌、危化品泄漏等事故災難頻繁發生,大跨度大空間、超高層超體量及地下建筑、大型石油煉化設備及存儲罐區等高危高難搶險救援呈上升趨勢,“5.12”汶川特大地震、08年雨雪冰凍災害、“4.14”青海玉樹地震、“8.8”甘肅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以及“4.20”蘆山強烈地震等大型自然災害接連爆發,觀光纜車高空滯停、驢友野外走失遇險等事故時有發生,消防應急救援承受著巨大壓力。如何破解高原、高寒、高空激流等極端戶外條件和垮塌、高溫、爆炸、中毒等高危作業環境救援難題,不斷提高指揮的專業性、針對性和有效性,最大限度提高救援的成功率和安全性,成為全勤指揮部必須應對的新挑戰。

  (三)安保維穩指揮面臨新要求。隨著綜合國力增強和國際地位提升,奧運會、APEC會議、財富全球論壇、亞信峰會和G20會議等一系列區域性、全球性高端會議、論壇相繼或即將在我國舉辦,如何優化勤務指揮模式,確保重大活動的消防安全,成為全勤指揮部不斷探索的新課題。同時,消防部隊越來越頻繁地參與維穩處突行動,亟待克服裝備不專業、經驗不豐富、安全受威脅等現實難題,做到既堅決完成政治任務、又堅決確保自身安全,是全勤指揮部必須貫徹落實的新要求。

  二、切實找準全勤指揮部存在的弱項和短板

  對照戰斗力標準“照鏡子”,認真分析并找準當前全勤指揮部存在的沉疴頑疾,是提升實戰指揮能力的前提。

  (一)思維觀念僵化守舊。當前一些同志無論是思維習慣,還是知識結構,都與打贏信息化條件下滅火救援戰斗的要求不相適應。有的習慣于按套路抓、按慣例干,認為空談信息化不如抓具體工作實在,對抓指揮能力轉型缺少壓力和動力。有的知識更新不夠,對信息主導、體系作戰、聯合制勝等前沿軍事理論知之不多、研究不深,應對長時間惡戰、重特大災害等高難度指揮準備不足。

  (二)軟硬設施建設滯后。近幾年,各級消防部隊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加強信息化建設,但“投入-產出”比總體不高,和解放軍、公安機關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例如:缺少高精尖裝備,部分設備性能不高,日常維護保養不到位,加之網絡帶寬相對不足,一定程度上影響系統運行的穩定性和流暢性,在極端環境、惡劣條件下保障應急通信的可靠性不夠;個別單位之間通信設備的型號不匹配,無法互聯無通;應用系統智能化程度低,使用操作較為繁瑣;消防部隊與政府應急部門、社會應急單位的信息數據未實現“多庫融合”,應急體系內存在資源訪問“壁壘”,客觀上形成“信息孤島”;此外,還存在各類基礎信息采集不準確、不完整、不鮮活、不規范等現象,原始數據資源的可利用率不高。

  (三)能力素質不相適應。信息化時代呼喚高素質的指揮員。近年,消防部隊招錄高學歷官兵比例在逐年升高,干部中的研究生越來越多,士兵中也不乏本科生,但“文憑不代表水平、學歷不代表能力”,據調查分析,35%的官兵能力與現崗位不相適應,參與全勤指揮部值班的人員中,指揮專業、信息專業特別是與消防有關的多學歷結構人才偏少,值班干部上崗前沒有經過系統化、標準化的業務培訓,對信息化條件下的作戰規律研究掌握不夠,科技素養較為薄弱,缺乏實踐鍛煉,運用現代化指揮手段不熟練,聯合作戰和信息化作戰的指揮能力相對缺乏。

  (四)聯合體制效率不高。構建一體化、跨部門、跨領域的聯合指揮體系,是全勤指揮部發揮聯勤指揮作用的內在要求。但實際工作中,“一頭熱”的現象還普遍存在,導致有配合缺融合、有連接缺效率、有形式缺效果等問題,特別是在部門聯勤和軍地聯通方面,效率低下的問題比較突出。這些問題,既有現行體制編制的客觀因素,也有主動作為不夠的內在因子。一些干部把全勤指揮部和指揮中心簡單地“劃等號”,錯誤地認為戰備值班就是指揮中心一家的職責,沒有從聯合指揮的高度,深刻認識到全勤指揮部的地位作用和自身所應承擔的崗位職責。

  三、著力提升全勤指揮部實戰能力和水平

  以理念現代化、研判科學化、指揮扁平化、調度模塊化、處置專業化、保障長效化為重點,全力打造“實戰型”全勤指揮部。

  (一)樹立“現代化”的指揮理念。全勤指揮部轉型,首先要突破固有思維“藩籬”,深刻洞悉信息化條件下作戰指揮手段、方式的深刻變化,樹立與之相適應的現代指揮理念。樹立“信息主導”理念。堅持以信息引領警務,以信息支持決策,將獲取信息、研判信息作為實施指揮的基礎和先導,因情定策,廟算制敵,不盲目依賴經驗和感覺指揮。樹立“聯合制勝”理念。堅持多策并舉、多警聯動、多維保障的思維,充分調度聯合各路力量和各類資源,集中優勢兵力于關鍵要害,“聚沙成塔”打合成仗、打規模仗,起到“1+1>2”的效果。樹立“精確打擊”理念。堅持精確指揮原則,利用信息手段精確獲取情報,利用信息系統精準分析研判,利用信息平臺精細調度指揮,力求科學有效地配置警力、裝備和物資,避免無謂的消耗和錯誤的投放。將精干人員、精良裝備編組為“特戰尖刀”、“攻堅拳頭”,在救人、內攻、堵漏等關鍵環節發揮重要作用。樹立“價值比較”理念。堅持生命至上、大局為重,對整個作戰行動的生命價值、財產價值和社會價值全方位權衡利弊,合理運用進攻、撤退、防御、放棄戰術,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不無謂地浪費警力、犧牲官兵,對無搶救價值的,應該果斷放棄,把重心轉移到保護周邊建筑和人員安全上來。樹立“思變應變”理念。堅持打有備之仗,立足實戰、超前謀劃、系統準備,平時加強預見性、針對性技戰術研究,預先擬制多套指揮方案,預先儲備多類業務資料,做到“胸有成竹”。堅持隨機應變、靈活指揮,首戰要落實“第一時間”原則,行動中要根據災情變化發展,及時調整指揮方案,確保指揮的時效性。

  (二)建立“科學化”的研判機制。重大警情集體研判。遇石油化工、高層建筑、地鐵隧道等重特大火災或搶險救援時,指揮決策由集體研判決定,如意見分歧較大、處置把握性不強,則及時報請上級全勤指揮部研判決策,以規范的研判決策程序,避免出現獨斷、蠻斷式指揮失誤。科學分類超前研判。要充分研判經濟社會發展狀況與災害事故發生概率的關聯性規律和地區性災害事故特點,因地制宜、未雨綢繆、突出重點地加強相關領域滅火救援指揮準備工作。如針對成都市地鐵日均載客量達50萬人次、通車里程達60余公里且2020年將突破300公里的現實,結合國內外經驗和本市實際進行重點研判,成功舉行了國內參演力量最全、規模最大、處置情況最復雜的一次地鐵突發事件處置全要素演習。再如針對超大型建筑、高層建筑火災事故調集人員車輛多、指揮難度大等特點,通過理論評估、沙盤推演、數字模擬形成針對性研判意見后,在亞洲最大單體建筑——成都新世紀環球中心實地舉行了“閃電-D”高層建筑滅火救援大型綜合演習。通過分類研判,超前預演,為今后科學實施指揮積累了參考經驗。借助“外腦”輔助研判。建立由滅火救援各領域專家組成的“智囊團”,處置復雜災情時,將相關專業領域專家編入全勤指揮部,在作戰籌劃、決策、實施各階段,全程進行專家團隊協作研判。同時,充分發揮現代信息技術優勢,利用滅火救援輔助系統,整合推送各類災害事故處置規程、處置預案和人員、裝備、水源、單位等信息,并逐步完善實現自動生成多套指揮方案功能,通過“人腦”加“電腦”的智慧聚集型研判,提高指揮決策的科學性。

  (三)搭建“扁平化”的指揮體系。建立“一鍵式”調度指揮平臺。借助消防一體化指揮平臺和公安部門大數據平臺,完善消防重點單位、水源、重大危險源等重點部位滅火基礎信息數據采集,將轄區所有力量進行編隊并全部錄入智能指揮系統,根據災情等級分別制定戰區網格內災情處置預案,根據災情完成首戰力量和跨區域增援力量調配,并自動生成派警信息,科學判定災情等級,“一鍵式”調派警力、車輛和器材裝備,縮短出警時間,提高出警效率。實施“可視化”遠程指揮決策。通過指揮視頻、衛星便攜站、無人機、公安天網等圖像采集設備遠程觀測火場動態,通過智能終端實時監測車輛點位、設備工況和參戰人員生理體征,實時感知獲取全域、全貌、全息作戰指揮情報,并在指揮平臺上進行直觀顯示,利用“電子沙盤”對作戰方案進行戰術推演和部署。建設“移動式”交互指揮系統。依托現有信息平臺,開發“移動交互指揮系統”,配發移動指揮終端,將各級指揮員聯入“指揮網”,同步下達作戰指令,實時共享消防水源、重點單位、作戰預案以及現場圖像視頻等作戰數據,實現全勤指揮部、各級指揮員之間的移動交互、共網指揮。

  (四)實行“模塊化”的調度模式。消防警力模塊化調度。在全省建立戰區模塊,根據地理區位、產業分布和作戰實力,將全省21個市州劃分為東、南、西、北和攀西5個戰區,進行力量整合編程,遇重特大災害事故整戰區模塊化調動。在各市州建立專業特勤模塊,根據轄區災害事故特點和高危單位分布,科學布點、分類建設水上、山岳、地震、化工、高層建筑、交通事故等特勤隊,形成專業處置模塊,配備特殊裝備器材,加強針對性訓練,遇特殊災情“專業對口”模塊化調度。車輛裝備模塊化調度。將車輛裝備按照供水、供油、照明、排煙、舉高、偵檢、探測、充裝、維修、破拆、頂撐、防護等不同實戰功能,進行分類編組、按組調集;在投向上,一點著火、多點調集、多線并進。作戰物資模塊化調度。建立以成都為中心、以全省5個戰區為分中心的“一核多極、全域覆蓋”戰勤保障布局,對泡沫、油料、帳篷、被裝、食品、醫療救護等保障物資,以及水槍、水帶、鋸片、繩索等易耗器材,實行模塊化儲備、二維碼管理和集裝式調集;在投量上,充分估計災情發展,一次性調集足夠物資。

  (五)規范“專業化”的處置程序。做到規范化受理。接警臺分崗設席,接警電話同步錄音,接警全程邊詢問、邊安撫、邊引導,執行標準程序,使用規范語言。做到要素化問詢。突出關鍵因素,落實“八個必問”,即:火災發生的時間必問、地點必問、燃燒物質必問、燃燒面積必問、場所類別必問、建筑結構必問、火勢蔓延速度和方向必問、有無人員傷亡被困必問。做到準確化甄別。對報警內容疑點,向同一報警人反復核實,通過多個報警人交叉印證,同時探索完善手機定位和“微終端”(彩信、微信、微博)圖片視頻報警,準確迅速甄別假警、錯警。做到等級化響應。完善火警與應急救援分級規程,規范指揮層級,實行分級響應、分級處置。做到預案化處置。分類編制預案,明確指揮要點,嚴格按規程進行處置。

  (六)鞏固“長效化”的保障格局。撥足經費“強基”。將全勤指揮部建設所需經費納入總隊、支隊年度財政預算,予以重點保障。建立全勤指揮部裝備器材配備清單,按清單配齊相關設備和裝備、器材。培育人才“固本”。大力推行指揮員、接警員持證上崗制度,確保基本素質過關。落實定期輪值輪訓制度,促進能力提檔升級。推行干部接警制度,建立干部專司指揮調度,士官、輔警協助技術保障的合理分工機制。完善選才用才制度,選調會多種語言、明轄區情況、懂指揮理論、曉相關知識、有實戰經驗的復合型指揮人才到機關戰訓、指揮崗位鍛煉,參與全勤指揮部工作。從政策、機制入手,采取晉升專業技術職務、擴大通信指揮士官隊伍比例、延長服役年限等措施,保留優秀指揮骨干。借助科技“給力”。根據實戰指揮需求,切實加大信息化指揮技術、指揮設備的研發和應用力度。深入探索軍民融合發展,與具備資質的民企合作研發新型消防指揮裝備、指揮系統,不斷做強指揮技術支撐,優化信息指揮手段,提高實戰指揮效率。


四川省公安消防總隊主辦
Copyright®2002 www.ehvbz.tw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9003834號   總訪問量:人次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200期 时时彩稳赚不定位 二八杠棋牌大厅 时时彩计划导师群 单机斗地主老版本免费 福彩快三有什么规律 欢乐捕鱼技巧打法 荣一娱乐官网 2018世界杯决赛分析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 3d彩票实战